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乱伦文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五十六章 欧阳鹏的弱点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1-25 00:08:19   


    按照国家成文不成文的规定,原本为正处级的公安局局长,级别比同级的其他大局的局长都高半级,是副厅级干部。因此,希望市的公安局局长,历来都是由副市长兼职的。李敬下去了,局长别人也捞不到干,自然会有副市长过来接手。

    女市长方晓敏,就是接手李敬,成为公安局局长的副市长。她也不是普通人,老公公也是省里一位已经下去的大人物。凭借着老公公的人脉,加上国家规定的女干部的名额,她才登上了副市长的宝座,成为希望市数一数二的女强人。

    这两天,方晓敏的心情很不好。先是秦寿生被谋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,好在他很快现身,没让传闻继续下去。可没多长时间,市纪委就接到举报,说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严肃身为警务人员,却收受贿赂、包养情人,更有甚者,还私下开了一家运输公司,利用自己的职权,逃脱国家税收,谋取巨额利润。

    单单这些,还不能让方晓敏过于烦恼。要知道,现在的社会上,男女出轨的事情多如牛毛,包养二奶的官员更是不在少数,严肃这样做,也不算什么。关键是最近,司法系统里也出了类似的案子,市监狱的副监狱长也被人举报了,和严肃一样,也是被人捅出收受贿赂,非法为犯人减刑,甚至将犯人放出监狱的一些胆大妄为的行径来。这公检法系统最近出了两件事,别人是津津乐道,说这两个人倒霉,同一时间被捅了,可方晓敏隐约中觉得,这事儿背后有名堂。她隐约觉得,这事儿肯定和高层博弈有关。因为,两人被捅出来的证据实在是太翔实了,翔实到普通人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  看看严肃的犯罪证据。收受的烟酒和钱财摆放在家里的什么地方,都被人给写出来了,和那个长得不错的情人的亲热、做爱场景,都被人给录下来了。甚至挂名在他亲戚名下的运输公司地情况,都被写得一清二楚的,连交通警堵别的大货车,却对严肃亲戚公司的大货车视而不见的录像。都被录了三张光碟。这摆明了是要严肃死啊!当然,只是政治上的死亡,这些错误。不至于枪毙了严肃,但不说银行中用别人名头存的钱,光是从家里翻出地几百万现金和财物,就足以让严肃进监狱里呆着了。

    公安系统内部出了这种丑事,方晓敏在生气的同时,自然要护着自己的部下,至少也要控制消息地传播程度,别让自己太丢人了。可是,今儿她才知道,这事儿连省纪委都知道了。据说,省公安厅的人都要下来调查严肃的事情,明摆着要逼着方晓敏赶紧处理,别等着我们下来打你的脸。

    “我处理什么?这都是知法犯法了,让检察院和法院处理得了!”方晓敏叹息一声,绝了帮严肃求情的念头。这小子肯定是得罪过大人物了。而这位大人物,估计就是头些日子的那个出事的家伙。她有些不敢相信,你严肃一个小小的交通队副大队长,竟敢去招惹那个连市长都敢得罪的家伙。不是自寻死路吗?她却不知道,男人坏事了,多半是坏在女人身上。严肃就是坏在一个迷住他的女人身上了。

    欧阳鹏坐在屋里,接听电话,看报纸。批公文。丝毫不理会那个做出一脸焦急状地女人。第五明珠来找他,希望他能在严肃的事情上说说话。从轻处理。若是换了别人,欧阳鹏还能帮着说说话。肯定有效果,可这事儿省里点名了,而且,听第五明珠的意思,这事儿和秦寿生的案子还有关系,他当时就甩手不管了。

    政治家本来就该无情无义,放弃无用的,甚至能给自己带来伤害的棋子,原本就是必备的素质,而第五明珠看着着急,其实并不太在意的神态,更让他心安理得。

    “明珠,你记着朋友的好,在他有难了,找我帮忙,我能理解。”欧阳鹏正色说,“可他做地事情,哪一件符合他警务人员的身份呢?这样的人不被处分,不被法律处罚,实在是没有天理啊!”欧阳鹏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,“我身为一方父母官,若是在这上边违背了原则,帮严肃说情,这就违背了我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的原则啊!”见第五明珠默不作声,嘴角有些嘲讽地神情出现,欧阳鹏脸有些放不下了,“明珠,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受,可你也该知道,这事情现在正被舆论关注,不管是说情也好,帮忙也罢,现在都不是时候,等风声过了,我再帮你想办法吧。治病救人原本就是对干部心灵地净化吗,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犯了错,就一棒子打死了。严肃这个小伙子不错,我挺喜欢的,你去见见他,让他放心,老实交代自己应该交代地一些错误,老实认错就行了,相信纪委未必会把他移交给法院的。”

    “欧阳叔,若是严肃当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地罪过,我也不会来烦你。”第五明珠把话撂那里,让欧阳鹏自己想去,“关键是他是因为帮我做事才被人报复的,监狱的那个副监狱长也是因为这个才被人给告了。若是我什么都不管,任由他们被人诬告,以后还有谁帮我办事?”

    第五明珠走了,欧阳鹏还在那里沉默不语。这话看着像是说第五明珠自己,其实是在提醒欧阳鹏:我们是帮你办事的,你要是不管的话,以后可没人敢帮你办事了。

    这个道理,欧阳鹏不是不知道,可这事儿都被人捅到省纪委了,明面上他是绝对不能插手的,那样的话,那只会给自己带来一身的臊气。想想,人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在严肃家里放了几百万,为的就是要整死你,岂能没有后招?一旦这是个圈套,等着欧阳鹏往里跳,那样的话,乐子可就大了。一旦对方有第五明珠暗杀秦寿生的证据的话,欧阳鹏一帮忙。说不定就被套住了。若是再被揪出方舒肚子里孩子的事情…欧阳鹏倒吸一口冷气,当时就打了几个寒战,脸色大变。虽然这事儿发生的概率基本为零,可到了他这个地步了,什么可能都要想到。

    拿起电话,欧阳鹏想了想,又放下了。第五明珠想怎么做。想做什么,欧阳鹏非常清楚,可两人从来就没挑明这件事情。即使欧阳鹏打电话提醒第五明珠。她也会矢口否认自己做过那件事情。这是只可意会、不可言传地事情,不能说出来。甚至,欧阳鹏连给方舒打电话的想法都没有。方舒怀孕了,根本就没跟欧阳鹏打招呼,他是从第五明珠那里知道的。正因为方舒没给他打电话,他才相信方舒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。因为他觉得,方舒肯定是害怕他不让她生这个孩子,才着急地找秦寿生结婚,想把孩子生下来。他估计,方舒找秦寿生结婚。恐怕也是第五明珠这个女人鼓动的,为的就是在整死秦寿生后,算计他家地财产,而方舒,只不过是她利用的工具。甚至,这个女人还利用方舒和肚子里的孩子,很有可能在日后威胁到他。

    想到这里,欧阳鹏坐不住了,拿起电话。沉默良久,拨了一个很久没有拨打地电话:“小舒,你还好吗?…”

    身为一市之长,看似荣光无限,其实做很多事情。都很不方便。比如。偷情的时候,就要提防着被人看见。而现在。即使是要见挺着大肚子的方舒,欧阳鹏也是小心谨慎。大晚上地跑到原先方舒住的房子里,等待着方舒的到来。

    看见慢慢走进来的方舒,欧阳鹏忍不住站起来,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,张嘴就吻了过去。

    “嗯?”发现自己吻在了方舒的手上,欧阳鹏愣了,疑惑地看着这个女人。

    “我怀孕了,不能动情。”方舒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,淡淡地说了一句,就进了屋里。

    道理虽然勉强,可欧阳鹏也理解,他以为方舒是怕被他吻出欲望来,这个时候不能做爱,也没当回事,拉着方舒的手,坐在沙发上,沉吟着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  “小舒,咱俩的事儿第五明珠知道?”欧阳鹏问了一句废话。其实也不算是废话,他想确定是方舒告诉地第五明珠,还是第五明珠空口无凭的讹他。看起来结果是一样,但在欧阳鹏眼里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若是第五明珠讹他的话,那她可就是心怀叵测,想连着欧阳鹏一起算计了。

    “知道,几年前就知道了。”方舒淡淡地说,“你能得到我,还有她的一份功劳。若不是她老鼓动我献身给你,只怕现在的我就没这么多的烦恼了。”

    她这么一说,欧阳鹏倒是放下心了,既然不是第五明珠讹他他和方舒的事情,那就说明她算计他的想法未必有,至少现在她未必敢。不过,这个孩子可是个大大的破绽啊!

    摸着方舒隆起地肚子,欧阳鹏低下头,想听听里边有没有动静。

    方舒有些羞涩,推搡着欧阳鹏的头:“干什么,烦不烦人啊!”

    “小舒,这孩子不能要。”欧阳鹏突然说了句让方舒脸色大变的话来,“你去做了吧。”

    见方舒脸色煞白,呆呆地看着他,欧阳鹏有些不忍心,轻声说:“我也不想把孩子做了,可是,第五明珠知道这事儿,那就对我是大大的威胁。或许,她对我的威胁近乎于无,可是,要是在我上位地关键时刻,我地政敌和竞争对手知道了这件事情,对我而言,那就是毁灭性的打击。小舒,你知道地,我这辈子的愿望就是站在人生地最高峰。或许我站不上去,可我努力了,也就没有遗憾了。若是因为道德方面的原因上不去,我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的。”

    原本,方舒是怀着一丝忐忑,而且带有点歉意的心情来见欧阳鹏的。因为她怀疑孩子是秦寿生的。这样一来,她就有些对不起以为自己多了个孩子的欧阳鹏了。可是,到了这个地步,她万万不会说出这种可能的。但是,欧阳鹏突然说出这种话来,实在是让方舒寒心:他为了自己的前途,竟然连马上要出生的骨肉都不要了,这还是人吗?

    确实,就欧阳鹏这种政治家而言,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。他们是伟人,伟人和人之间,毕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。他们有人性,属于人,却能舍弃,比普通人的心硬万倍。

    “我不会把孩子做了的。”不理会神色大变的欧阳鹏,方舒冷冷地说,“这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,是我男人的,你不要想歪了!”

    “小舒,你不要怄气了。”欧阳鹏知道方舒的倔脾气犯了,急忙搂着她的肩膀,安抚她,“我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,可我真的不想让自己的人生履历蒙上一丝的污点,你理解理解我,好吗?”

    “欧阳鹏!”方舒抬起头,冷冷地瞪着眼前的男人,“告诉你,我是秦寿生的老婆,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。从今儿起,你不要再说出任何让我流产的话来,也不要再来见我了。就当我从来就不认识你!”

    “小舒!”欧阳鹏有些恼怒,话音也强硬起来,“你怎么就不理解我呢!要不,你出国吧。只要你不在国内呆着,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。”

    “市长大人,我已经登记结婚了,我是秦寿生的老婆了,不是你的女人了,你要清楚这一点。”方舒站起来,挺着大肚子,恨恨地说,“我倒是想把孩子做了,让自己安心一点,老实做他的老婆,可都八九个月了,你忍心让这个都发育完全的孩子没了?你忍心吗!”

    隔壁的房间里,监视系统忠实地记录着两人的对话,没有丝毫的泄露一字一句。只是不知道第五明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,能发现这对两人而言,都是致命武器的证据。

    呆呆地坐在屋里,欧阳鹏有些失神,心中想着狠毒的念头,转眼又放弃了。他实在不忍心毁了这个因为自己,一生已经毁了大半的女人。

    或许可以这样。欧阳鹏眼睛突然一亮:有办法了。他想好了,孩子生下来,便找人打探一下,若是孩子长得不像自己的话,那就让秦寿生帮自己养着,等长大了,自己再认他,反正没事的话,他不信秦寿生会因为孩子长得像方舒,就去做亲子鉴定。若是长得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话,那便找人给偷出来,自己暗中照顾他,或是送到国外,或是在国内找人照顾,都没问题。如此一来,矛盾就解决了。

    欧阳鹏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。他想了很多,想得很周到,就是忘了想房间里会被人装了窃听、录像装备,忘了想这孩子万一不是他的呢?人的弱点就在于很多时候会想当然,总把自己往好地方想,欧阳鹏是还没有成为伟人的预备伟人,还有人的弱点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