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乱伦文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五十五章 精神上的报复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1-24 00:08:05   


    第五明珠懒懒地躺在那里,看也不看坐在身边的严肃,一脸的沮丧。设计得异常精妙的暗杀大计,想得神乎其神的谋夺大业,就因为张飞翔的算计失误,毁于一旦。若是那个傻大个不自作主张,非想砍死陷害他的那个司机,直接用大货车撞过去,肯定直接将那奔驰车里的秦寿生撞成肉酱了,哪里会有现在担惊受怕的结果。

    “人算不如天算啊!”想到秦寿生若是死了,不管如何,方舒都能获得最大的利益,最少会有几十亿的财产,按照她和欧阳鹏的协议,她可以得到一半,而现在,什么都没有了,又被人揍了一顿,实在是霉运头顶啊!第五明珠深深叹息着,哼了一声,“肃,来干我吧,我需要你蹂躏我。”

    严肃苦着脸,爬上了第五明珠的身上,开始亲吻起来。他已经被榨干了,需要通过调情,才有可能提起自己的兴致。他已经跟着第五明珠做了不可饶素的事情,已经没有退路了。这一辈子,他都将和这个女人走到一起,分不开了。除非,除非掐死她!

    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,下次他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发觉严肃已经油尽灯枯了,第五明珠不耐地掀开了他,冷冷地说,“已经做了这件事情,就不能收手了。不然,他早晚会知道的。你再想法子,一定要搞定他。”

    “怎么搞定他?”严肃苦笑着说,“下毒、暗杀?你以为我是特工,无所不能啊!他是什么人物?有了这一次,还想给他来第二次,做梦去吧。还是赶紧想办法,把那个张飞翔给处理了,不然的话,只怕他会出卖你的。”

    “要出卖也早出卖了。”第五明珠冷笑着说,“那又怎么样?难道他敢暗杀我不成?”

    “为什么不敢暗杀你?”严肃奇怪地问。“你要杀他,他就不能杀你?这是什么道理?”

    “我…”第五明珠突然想起来,自己和秦寿生之间,已经不像刚开始的那样,地位相差悬殊了。现在比起来,她好像还没人家的地位高呢。不然,对付他。也不用什么暗杀的手段,早用财势和权力压死他了。

    长了这么大,第五明珠突然感觉到危险来临。感觉到生命很有可能受到威胁,急忙起身,也不和严肃打招呼,收拾一下,起身出门,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    “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严肃苦笑着,心中憋屈万分,只能老实呆在家里,希望第五明珠不出卖自己。

    第五明珠开着车。胆战心惊,对面来了车,即使是双黄线,她也要赶紧躲避,唯恐被人家给撞上了,后边来了车,她便赶紧加速,不让对方追上,唯恐秦寿生就在车上。把她奸了无所谓,关键是别杀了。

    “她!”第五明珠突然想到了一个人,精神当时一振。对,只有她才能在这个时候保护自己,只有她。即使知道自己是算计他的人。也会保护自己的。

    “舒舒,你在哪里?在家吗?好。我马上过去看你,别走。乖,在家呆着。”

    最近,秦寿生一直忙于和其他女人做爱,满足她们惊悚后的发泄需要,还要和外人来往,倒是冷落了正牌老婆方舒。想起来她肚子里还有自己地种,秦寿生也不能过于冷落,便在晚上过来陪她。

    方舒怀孕,不能做爱,对秦寿生而言,反而是正中下怀。最近,他可是被几个女人给折磨坏了,都害怕了。方舒不知道秦寿生这样做的理由,反而以为他是关心自己,天天过来陪她,心中非常高兴。

    “方舒。”发现方舒没有如同往日那样出来迎接自己,秦寿生觉得有些奇怪,喊了两声,没听见回应,便上楼去寻找。

    “嗯。”秦寿生发现,楼上多了一个外来客,正是他准备先奸后杀的第五明珠。她胆子也够大的,竟然敢跑到秦寿生家里来呆着,当真以为他不敢整死她吗?

    刚想上去把这个女人先奸后杀,杀了再奸,秦寿生又颓然停下脚步。杀了她,别人不说,欧阳鹏只怕会乐死了,会立马安排公安来和秦寿生交朋友,想方设法地弄死他。就是想整这个女人,秦寿生也不会自己动手,他有的是办法给自己报仇。当着方舒的面,他也不会做出太激动的反应地。要是她的孩子没了,可是会打乱他的计划地。就像现在这样,也不报复第五明珠,只怕她自己睡觉都睡不好的,比拿刀砍了她更让她感到一种难过的煎熬。

    “回来啦。”方舒站起来,依偎到秦寿生的怀里。自从有了孩子,她对男人就有一种依恋的心理。或许是因为共同铸造了血脉的原因,这个时候,她的心中只有秦寿生。

    第五明珠看得暗暗心惊。她是女人,知道女人心中有种潜意思,愿意屈服于强大的男人。因此,很多女人,总是自诩自己忠于爱情,却总在男人的选择中,抛弃平庸的男人,选择强大地男人。正常而言,欧阳鹏比秦寿生强大,可方舒竟然选中了秦寿生,那么,是不是意味着孩子根本就不是欧阳鹏的,是不是方舒知道这点,才屈服于秦寿生了?要是那样的话,第五明珠的想法可就化为泡影了。她可是想着秦寿生在知道孩子是欧阳鹏的种的时候,和欧阳鹏玩命,她收渔翁之利呢。

    “不行!一定要让欧阳鹏知道这事儿!”第五明珠心中电光闪过,想到了另一件事情。若是孩子是秦寿生的,不更好吗?欧阳鹏若是知道孩子不是他的,不一样会反过来报复秦寿生吗?

    “嗯。”摸摸女人的脸蛋,秦寿生看看第五明珠,也没搭理她,自顾自地躺在床上,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。

    “舒舒,你真要和他过一辈子啊!”二女来到大厅,第五明珠小声说,“你有没有想过。那孩子要不是他地话,那可怎么办?”

    “我…”方舒叹息着说,“我不知道,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孩子过了哺乳期,我就和他办离婚手续。那时候,孩子也小,也看不出啥来。若是孩子真不是他的。反正也离婚了,也就无所谓了。”她的潜意识中,还是觉得孩子是秦寿生的。不知道她的第六感好不好用。反正现在她想和秦寿生一起过。因为,跟这个有很多女人地男人在一起,反而比那个总是怕这怕那,怕两人地奸情被人发现地欧阳鹏轻松许多。想想,去年地时候,方舒还在想着和欧阳鹏天长地久,现在就有些忘记他,女人其实也是很善变的。特别是看着忠贞地女人,一旦变心了,那就很难挽回来了。因为。她们轻易不变心,一旦变了,那就很少有回来的时候了。欧阳鹏了解官场,可不了解女人,所以,他在官场能纵横睥睨,在情场上却一败涂地,两个女人都被一个男人给玷污了。

    “我看你对他动情了。”毕竟是自己的朋友,第五明珠不想过于伤害方舒。警告他,“一旦孩子不是他的,你对他投入得越多,受到地伤害就越大。收着点,再过几个月就能看出端倪来了。这段时间。先忍着点。”

    “珠珠。我想,我是真爱上他了。”方舒有些苦恼地说。“开始的时候,我想的是和他结婚。让孩子合法地生下来,然后我和大哥…可最近我发现,我不太想大哥了,我只想和他好好过日子,不想过那种第三者偷偷摸摸的生活…”

    “可他的女人更多!”第五明珠心中一惊,急忙打断方舒的话,“和欧阳鹏,你不过是二奶,在他那里,你连三奶都混不上。而且,只要孩子没定下来是谁的,你就不要有这个妄想了。还是我说的,那孩子肯定是你大哥的。告诉你吧,女人其实很厉害的,你不想和这个人生孩子,就有很大的概率不怀他的孩子。真地,不信你就看着,孩子肯定不是他的…”

    自从被舅舅呵斥之后,张飞翔的心就没安稳下来,成天疑神疑鬼的,见了管教,觉得他被秦寿生给收买了,是要来取他的性命,管教给他个笑脸,他也哆嗦两下;见了狱友,更是害怕,害怕哪个被收买了,半夜会取他的性命,搞得他睡觉老是做噩梦。

    一个月下来,张飞翔要崩溃了。他甚至在想,秦寿生是不是快点来,也好结束这种难过的煎熬。是死也好,活也罢,总得给个信儿。

    “他焦躁不安,总做噩梦,人也变得憔悴了?哦,还非常敏感,总和别人冲突?好,到了和他谈谈的时候了。”

    放下电话,秦寿生出了门,招呼董震:“走,去探视一下你的老朋友。”

    “好!”董震急忙站起来,本能地摸摸那伤筋动骨地肩膀,让老板当司机,他也尝尝当老板的滋味来。

    “大张,你来一下。”正在大楼里劳动的张飞翔,突然听见副大队长喊他,急忙站起来。这位副大队长人不错,虽然收过大家的好处,但心不太黑,帮大伙加了不少分。加一分,减刑一天,算起来,他已经帮张飞翔减了一个多月的刑期了。

    “队长,找我有事儿?”

    张飞翔最近有些敏感,做梦都喊着有人要暗杀他,队长也知道,忍着笑,踮起脚尖,拍拍他地肩膀,安抚他:“这里是监狱,你怕什么?走,领你见几个朋友。”

    “啊!”张飞翔地心突然颤抖起来,显然是想到了是谁要找他。

    “你放心,咱们国家的监狱里绝对不会出现香港电影里那种事情地。”副大队长笑着说,“你又不是第一天在监狱里呆着,还能不知道?再说了,你这么大的块头,谁敢动你?”

    队长再说,张飞翔心中也是害怕,可这里是监狱,哪里都干干净净地,想躲起来都没地方,他也只好跟着队长,到他的办公室去了。

    屋里站着几个身高体重都不下于张飞翔的男子,他们中间,坐着一个张飞翔印象深刻的男人。这个人。就是造成他身陷囹圄的罪魁祸首。就是他,因为张飞翔把一个女人摔倒饭桌上的缘故,就让他用蹲七年大牢的代价来偿还。原本心中怕怕的张飞翔,看见这个男人,胆怯就消失了,代之而来地,是一种不甘的愤怒和屈辱。

    “张飞翔。你想干什么!”发现张飞翔咬着牙,握着拳头,副大队长大吼一声。“你想造反吗?”

    一声怒吼,让张飞翔像被冷水浇头一般,当时就老实了。

    “张飞翔,我警告你,不要闹事!”队长像呵斥小狗一样,把张飞翔训得像孩子似的,才回头对秦寿生说,“秦老板,你们谈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“哥哥放心。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秦寿生站起来,和这个精明的副大队长握手,“这份情我记着了,哥哥有啥摆不平的事情,我可以帮你一个忙。”

    “那就多谢了。”副大队长心中窃喜,帮秦寿生倒了一杯水,才陪着笑脸出门了。他今儿是赚着了。监狱长给他安排了接待秦寿生的工作,原本他还不太愿意。秦寿生这样地大人物,他这样的小官是接触不到的。而且,对方来监狱,明显是来者不善,一旦闹出事儿来,倒霉地是他。而不是监狱长。没想到,他按照接待上司的规格接待这位大老板。竟然得到了一个帮忙的承诺。那样的话,年底的升迁计划。基本就能定下来了。这位大老板,听说连副市长都能搞定,别说一个大队长了。而且,看这位老板的样子,不是莽撞的人,不会在监狱里闹出杀人事件来的。

    “坐。”看着站在那里,脸色阴晴不定的张飞翔,秦寿生微笑着说,“想必你早就知道我没事儿的消息,很遗憾,我没如你所愿,现在还活得好好地,还能过来找你的后气。别的我都不多说了,你很幸运,有监狱保护着你,还可以多活几年。但是,你的家人可就没你的幸运了,只要我愿意,只要我现在打一个电话,他们立马就要消失。”

    “你不用说了。”张飞翔哑着嗓子说,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自己做了什么,自己会承受的。过两年我出去了,要死要活,随你的便。是个爷们,别动我爸我妈。你想我死,我现在就可以自杀。”张飞翔也知道,他这条命只怕是保不住了,与其如此,不如狠一点,保住爸妈的性命。

    “报复人,不一定要让他死。”秦寿生冷冷地说,“暂时,我还没有要你死的意思,你就在监狱里好好活着吧。现在,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地?”

    “一个女人。”张飞翔颓然说,“我没见过她,都是电话联系的。开始的时候,她找了我的一个朋友,让他通过探监的时候和我联系地。后来,她帮忙打通关系,让我跟管教地关系搞好了,也能跟着到外边干活了,后来,更能晚上出去喝酒,半夜再回来。”

    “晚上出去喝酒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。谁帮你地忙?”秦寿生的心中有些明了,觉得这事儿牵连地人应该不少。

    “不知道,我能出去,都是大队长开车带我出去的。谁批准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“你走吧。”秦寿生挥挥手,打发走了张飞翔,同时瞪了董震一眼,不许他出言撩拨这家伙。他还有用,秦寿生还要用他来报复某些人,不能现在就毁了他。

    “哥哥贵姓?”秦寿生找来副大队长,笑着说,“承了哥哥帮忙的情分,总不能连姓名都不知道吧。”

    “我姓刘,刘原青。”副大队长一脸的笑意,“秦董事长要是有事,就说出来,能办的,我一定帮忙。就怕您的大事,我人微言轻,办不到啊!”

    “你们大队长的事情…”秦寿生沉吟着说,“就是你们大队长和这个张飞翔的事情,你清楚吗?”

    “我们大队长?”刘原青龇牙咧嘴的,很是为难。他是副大队长不假,可和大队长相比,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和大队长比,他就是个干活跑腿的,挂着个名头罢了。

    “你不说,我找别人,他们也会说的。”秦寿生翘起二郎腿,含笑看着一脸犹豫的刘原青,“不过,他下去了,位子可就不是你的了。”

    “我说!”刘原青一咬牙,心中对大队长说了句抱歉,低声说,“好像是副监狱长有个朋友在市局交通大队,到底是哪个,我就不清楚了。大队长帮着张飞翔到监狱外边,好像就是因为监狱长还那个交通大队的领导的人情。据说,那人和张飞翔是亲戚,别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“亲戚!”秦寿生冷笑一声,拍拍刘原青的肩膀,笑着说,“多谢刘哥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  刘原青一直陪着秦寿生,送到监狱大门外,知道大门关闭,他才回过神来。不知道秦寿生是不是会兑现自己的诺言,帮他升职,他心中核计着,到时候是不是给他打个电话,也好提醒他一下。只是,他有些期待,期待见到这位大人物会用什么样的雷霆举动来报复自己的大队长,报复副监狱长,甚至报复那个交通大队的大人物。他不是傻子,知道张飞翔出去,肯定是做了不利于秦寿生的事情。再结合秦寿生被人谋杀未遂的事情,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,心中庆幸不是自己帮张飞翔的忙。

    “关老子屁事!队长不下去,我上不来,下去了才好呢!”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